精准中特公式规律论坛
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公司新闻 >> 江苏凯宫苏延奇:踏上地下冒险征程
详细内容

江苏凯宫苏延奇:踏上地下冒险征程

    似乎这是每个过渡社会都会面临的景象:就好比在一个除旧迎新的时刻,人?#20146;?#26159;在乐观的情绪中雀跃,并总是对“新”充满着希望。而正是同样的时刻,还存在着另一?#36136;?#23454;:以往旧的模式正在慢慢瓦解,新模式尚未成熟且坚固的建立,这往往带来的是混乱和迷惘。

  这是最坏的时代,这是最好的时代,有的人看到的是日薄西山,也有人看到的是蓬勃气象。好在,这个时代的脉搏,正在变?#36855;?#26469;越有力量,因为面对这样一个时代,担负起希望,同样也担负着价值重塑的,是这样一批年轻人:他们勇敢、勤奋、敢于冒险、不怕失败,他们已经在路上。

  21世纪是创业的时代,国家和地区之间的竞争聚焦在创业和创新水平上。而创业型经济具有增强自主创新能力,转变经?#36855;?#38271;方式,和扩大社会就业?#21335;?#33879;作用。“十二五”也是我国纺织工业由大变强的重要时期,为实现全面建设科技、品牌、人才、可?#20013;?#21457;展强国四大战略目标,创业型经济更显尤为重要。此外,创业精神彰显了一个民族的精神和未来,创业经济的崛起,青年人责无旁贷。

  如今我们可以看到一群怀揣梦想,敢于挑战的年轻人,他们早已冲进自主创业大潮中,成为时代的弄潮儿;与此同时,我们也注意到,大规模的民企创业史上第一任大传承时代已经到来,中国将有300万的家族企业要在未来的五年到十年完成交接班,中国纺织企业更是如此,而接班对这些二代而言,已经?#23545;?#19981;止于守成,而是另一?#20013;?#24335;的创业。他们有更高的文化水平、更广阔的视?#22467;?#23545;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也更强,对于企业的转型升级是一针“强心剂”,因此他们创业、创新精神和能力的培养,正是民营企业将“生死坎”的交接期变成转变企业发展方式机遇期的重要一步。

  真正的创业精神,既不是在失败和成功之间的赌注,也不是为了?#23454;?#26435;力顶峰的忍辱负重,而是不安于现状、超越自我、挑战极限、享受创造的过程和心理体验。作为渐渐担负起或者已经担负起这个时代中坚力量的青年一代,他们身上那种勇敢、勤奋、创新、责任等精神品质,为我们勾勒了一幅时代创业图。

  此次“青年创业先锋”?#21335;?#21015;报道,我们采访了一些行?#30340;?#30340;代表性人物,他们的故事并不是可以赚钱致富、或者让你年纪轻轻就名利双收的指南手册,我们更应?#20040;?#20013;看到的是勇于?#26800;!?#25954;于冒险的年轻气质,他们与社会大环境互相作为,通过自己的行动和价值观,一点一点的微改着这个时代,并?#25112;?#24433;响未来。

  无论怎样,今天的他们已经勇敢地站在了年轻的战场,为冒险,为担当,为梦想,为希望⋯⋯请用力为他们鼓掌!

  苏延奇:地下冒险

  这是一个典型的草根一代与精英二代传承的故事,其最终的默契在于各取所长,相互依赖。对于继承家业,他没有考虑太多,只因责任而义无反顾。无论是从长相还是个性来看,他都跟父亲不太像,而正是这对互补的最佳组合,让人艳羡的开拓着商业新版图。其实这些都无所谓,只因他们拥有同样的姓?#24076;?#24182;都以?#23435;?#33635;。

  接过苏延奇的新名片,上面有了新的身份介绍:江苏凯宫隧道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。现在他的大部分精力也都放在了凯宫全力拓展的这一新领域上面。记得两年多前初次见面,他刚?#29992;?#22269;回来,也?#25112;?#20837;父亲的公司,“正在熟悉和学习”是他当时介绍自己的方式。两年之后,再次见面,凯宫“盾构机”的厂房里,苏延奇早已不是学徒,而成为这场战役的重要布局者。

  他与很多需要接管家族企业的二代一样,有着优于旁人的机遇,也有着更多的选择与便利,恰恰是这样,也让他们面对了更多的挑战与质疑。对于这些,苏延奇?#21335;?#27861;就如意大利汽车王国菲亚特的后代拉普·埃尔肯高喊的那样:“拥有与生俱来的机会,如果我不做出些什么成绩,便是耻辱。”不同于父亲的纺织机械,选择盾构机,一种隧道掘进的专用工程机械,作为证明自己能力的主场,苏延奇开始了他的地下创业冒险。

  因为责任

  上海同济大学本科毕业后,苏延奇就去了美国,继续攻读硕士学位。即便是面临毕业,他也并没有太多去想接管父亲公司的事情,而是打算留在美国当一名工程师。毕业之后,一切都如预想的那样,苏延奇和妻子都在美国?#19994;?#20102;相当不错的工作,并打算长居在那里。

  回国的转折点,是在2008年。当时金融危机席卷全球,“越是在美国,越是在接近华尔街的地方,你就越能感受到瞬间?#39038;?#20160;么都没有了的那种恐惧。”苏延奇深有感触。当时他也经常与国内的家人通电?#22467;?#32842;天的时候,尽管父母一再将困难隐瞒,但他仍然能感觉到这场危机严重影响了中国,父亲企业处境艰?#36873;?/p>

  苏延奇决定先回国看看,他向美国公司请了一个长假。回来之后,在企业呆了一段时间,发现公司的困难比预想的要大很多,父亲更是心力?#20465;玻?#38754;对这种状况,他毅然决定回国。其实,当时的他也并没有想太多,因为学习专业?#21335;?#21046;,也没想到回来究竟能帮上父亲什么忙,只是因为作为儿子的责任,他清楚知道,现在家里是需要他的时候,“我觉得能让父母天天见到我,他们的?#37027;?#20063;会好很多,我回国最大的动因就是想让他们?#37027;?#33298;坦一些,没什么牵挂,有什么事情可以有人商量。”正是这种血浓于水的简单亲情化作发展家族事业的一股强大动力,苏延奇和妻子?#29260;?#20102;美国优越的生活环境,回到了父亲的公司帮忙。而父亲苏?#26222;?#20869;心从来就没有?#29260;?#23558;他召?#20132;?#26469;的念头,对于儿子作出的这种选择,他有些自责地?#25285;骸?#20570;父亲的我很霸道,儿子工作那么好,还要回来跟我受罪。”只是,这语气还带有更多成分的欣慰、自豪和?#26223;痢?/p>

  踏上新征途

  一直以来,凯宫都是在纺织机械领域做得风生水起,一次的出访,让苏?#26222;?#30475;到了新的机会,“盾构机”这一新领域不仅给凯宫带来了新的机遇,也给儿子苏延奇带来?#33487;?#27491;的用武之地。此次的选择,苏?#26222;?#20174;有想法开始,便将儿子拉了进来,之后便将大部分的主动权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2007年,苏?#26222;?#36319;着苏州市的领导参观了北方一重工企业,在那里,苏?#26222;?#31532;一次了解到了“盾构机”这个领域,也许是多年商场的打拼,让他有了极为敏锐的判断力,他觉得这也许就是凯宫再提升的又一次机会。有?#33487;?#20010;想法,苏?#26222;?#31435;?#21019;?#30005;?#26696;?#24403;时还在美国的苏延奇,跟他聊?#33487;?#20010;事情。对于尚未参与到父亲公司运作的苏延奇来?#25285;?#24182;没有太多的能力去做出决定,于是就在美国做了大量的调研,分析了美国同类公司的情况,翻看了很多相关的报道,包括对中国整个大的经济环境和城市规划都做了充分的研究,最终觉得这个领域还是非常有发展前景的。“机会来自社会的变化,而我们紧紧用双手抓住了它。”苏延奇对于自己新的征途,有着很强的信心。2007年,是中国隧道机械爆发的年份,随着城市的发展、扩容,人口、地产的增多,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城市地面交通发生?#33487;习?#24050;?#24576;?#21463;不了那么重的负荷,地下隧道工程成为各个城市建设的主要考量,因此隧道机械应该是社会变化带来的难得机会。

  但是这个产业的门槛非常高,不是?#30340;?#26377;?#24335;?#26377;技术就可以干的,也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就能干好的,对此,苏延奇下了很大的功夫,“当时公司的纺织机械没有太多我能插得上手,而盾构机则是我从一开始就跟着的,包括前期的很多调研,也都是我来完成的,相对来说会比较了解,于是就决定把这一块?#26800;?#36215;来。”一开始,苏延奇的工作主要围绕三个方面,一是市场调研,一是跟政府打?#22351;潰?#36824;有就是请专家。而在请专家上,苏延奇的学历?#22303;?#23398;背?#22467;?#22810;多少少起了一点作用,因为同济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很有名,通过大学?#40092;?#30340;介绍,苏延奇顺利地请到了行?#30340;?#30340;盾构机应用专家和理论专家,而他们当中大部分也都是苏延奇的校友,关系就又近一些了。这些专?#19994;?#20975;宫后,作了很多关于盾构机方面的?#29616;ぃ?#32780;在专家的指导下,苏延奇也是带着自己的团队一?#26410;?#30340;修?#27169;?#19968;?#26410;?#30340;完善,最后终于开工了。

  如今,一个一个的订单,是对苏延奇最大的认可,对此他只是谦虚地?#25285;骸?#36825;只是一个开始。”

  上阵父子兵

  采访过程中,苏?#26222;浣拥?#22909;?#29238;?#30005;?#22467;?#26377;政府的、有客户的,而他总是不停地?#25285;骸?#20855;体的事情,我让我儿子来跟你谈。”于是就把电话?#22351;?#20102;苏延奇的手中。话里话外,苏?#26222;?#23545;这个儿子也总是赞不绝口,对于这几年苏?#26222;?#30340;有意栽培,苏延奇也并没有让父亲失望,以至苏?#26222;?#22810;次重复这样一句?#22467;骸?#25105;把这个企业交给他我放心。”对于一个?#36164;?#36215;家,?#21015;量?#33510;打拼下来的基业,说出这句?#22467;?#33487;?#26222;?#38656;要底气。

  苏延奇对于父亲,同样是敬佩不已,即便这是一?#25105;?#20182;为主的采访,但他说一定要提到父亲。苏?#26222;?#26159;在1984年左右开始创业,当时的苏延奇还在农村跟着奶奶一起生活,并没有太多的印象,而到了1988年苏?#26222;?#21448;将自己的创业版图迁移到了县?#29301;?#32780;他在县城打下的天下也并不是很大,一年收入也就一两百万,到了1997年,苏?#26222;?#23601;把之前所有的成绩都?#29260;?#20915;定到昆山重新开始。对于苏延奇来?#25285;?#36825;感觉就是三级跳,从农村到县?#29301;?#20877;到富裕的昆山,“这对于我们家庭来?#25285;?#23588;其对我们这一代来?#25285;?#30830;实是提供了一个相当好的平台。”

  前不久,苏延奇去上海参加了大学同学的聚会,他们当中大部分的人都选择留在了上海,干上一份稳定且收入不错的工作,发展都很好。“以我的性格,如果没有出国,或者没有回到父亲的公司,可能也就像我的同学一样,按部就班的去当白领、金领了。但是因为有父亲给我提供的这个平台和基础,我的确得到了比别人更多的机会,我没有太多的包袱,也欣然接受这个平台,只要做得更好不就行了。”苏延奇对于“接班”有着极为健康的心态。

  尽管名牌大学出身,又有着国外学习工作的背?#22467;?#20294;在苏延奇看来,最好的学堂,就是在父亲的身边。“进入公司两年多的时间,当你真正跟他接触,会发现父亲真的是个粗中有细的人,做事情深思熟虑,在每个细节上也都会做得很到位。此外,他的坚持,也值得我学?#22467;?#27604;如曾经我们要上一个项目,一开始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,而项目?#26087;?#30340;实施也是困难重重,我当时就觉得实在不行就?#29260;?#32780;父亲却在一直寻找着解决办法,直到最终成功。这事情给我的触动很大,遇到困难不要把它想成大山一样地挡在前面,其实就只是一张窗户纸,?#19994;?#26041;法,轻轻一捅,就会光明。”

  说起和父亲的差距,苏延奇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,但很深刻:“我每天晚上可能也会想明天起床了要做什么,要有哪些改变,但第二天早上起来,还是会按照平时自己?#21335;?#24815;在做。而父亲则是晚上想到什么,早上起来立刻实施。就这一点点的差别,就将成功与普通变得泾渭分明。”

  而在很多人看来,高学历的苏延奇,在文化水平上的?#25856;?#24212;该相当明显,但他?#27492;担?#20174;另一面来看,这也是弊端:“无论是从敬业、创业精神来讲,还是那种勤奋打拼,一丝不苟的态度,我要向父亲学习的还有很多。父亲也许因为知识水平有限,他只要听到什么事情,就会马上去了解,生怕漏掉一个机会,而我也许是因为读书比较多,在很多情况下简单一听,?#22242;卸险?#20010;事情不可能,也就不会再考虑了,机会也就这样错过了。做企业,还是要像父亲那样踏踏实实地去干。”

  对于儿子的表现,苏?#26222;?#20063;很诚恳地表示:“第一年刚回来的时候,我真的很失望,完全就是一个书呆子,也都是西方的那一套思维方式,对中国的人情世故了解的太少。为此我曾经多次跟他?#23500;啊?#27807;通。也许因为年轻,也许因为聪明,也许因为理解,一年之后,他的转变和?#35270;?#20043;快,是我没有想到的,而他能够这样尽心尽力为这个企业付出,我也是很感动的。无论是政府官员,还是朋友客户,都对他的工作能力和为人赞赏有?#21360;!?#33487;?#26222;?#35848;到这些,脸上始?#23637;?#30528;微笑。他还?#25285;?#33487;延奇一开?#26082;?#35848;生意,他还是挺担心的,一直嘱咐苏延奇遇到问题一定要及时通电?#22467;?#31532;一个单子可能通了?#29238;?#30005;?#22467;?#32780;到了第二个单子,就只打了一两次,第三个单子他就完全放心了⋯⋯

  如今在凯宫,父子两个齐上阵,从整体来?#25285;?#33487;?#26222;?#25226;握着企业大的发展方向,而苏延奇则负责人才引进和进出口贸易这一块,因为他的学历和语言的?#25856;疲?#35753;他在这两方面做起来?#31283;?#26377;余。而具体来?#25285;?#30462;构机”则是苏延奇真正的挑战。

  苏?#26222;?#35273;得自己很幸福,儿子和他在一起,总是能够?#26082;?#25226;握他?#21335;?#27861;,并通过自己的?#33108;郟?#24456;好的实施。采访过程中,苏?#26222;?#26366;提到:“5年之后,我要开始出去玩,享受一下人生,对于企业我只要把握住大的方向,在儿?#26377;?#35201;的时候,给一些建议和帮助就可以了。”而在采访的最后,他又提起?#33487;?#20010;计划,但却看似无意的将这个计划延后了一年,儿子苏延奇对此有些敏感,用玩笑地口吻?#25285;骸?#24744;刚才不是说5年吗?”

  其实,他和他都清楚的知道,这其中的差别不仅仅是用“一年”来衡量,而是取决于苏延奇真正成熟的时间,哪怕就是明天。

 

电话直呼
在线客服
在线留言
发送邮件
企业位置
联系我们:
025-84913673
还可输入字符200(限制字符200)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
精准中特公式规律论坛
彩票长龙提醒软件 聚富视界下载安装 3d金码关注码今天 6码复式2中2多少组 双色球投注截至到几点 11选5技巧 稳赚任二 老时时2011081901 山东时时重庆时时网 全天北京pk计划数据 新疆时时开结果查询